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+番外 作者:小檀栾(下)

字体:[ ]

站着,像两柱笔直秀丽的雪松。
  明绪直直迎上宋见因挑剔而微愠的视线,不逃不避。
  宋见因看了眼腕表,复又看向明绪,嗓音疏淡:
  “谈谈吧。”
 
 
第060章 
  酒店经理殷勤地招待着宋见因,宋见因便让经理把她们带去吧台说话。
  调酒师看着面前的大明星明绪,和身边那个虽然不认识、但气势极强的女士,他略带紧张地询问道:“两位喝什么?”
  “两杯白水。”
  宋见因没有询问明绪,径自定了下来。
  虽然商场上少不了酒席酒宴,宋见因却不喜议事时饮酒的风气,尤其是要紧而严肃的正事。
  调酒师为宋见因气势所慑,手快脚快地倒了两杯水出来,随后在经理的眼神示意下离开了吧台区,将这片昏暗而静谧的区域留给贵客。
  两人面对面坐着,胡桃木桌上是相同的两个淡蓝玻璃杯,谁都没有去动它们的意思。
  明绪端坐着,目光平和。
  明绪没有忘记,宋见因曾经阻碍过宋见栀回到自己身边,当初叶子晴劝过她,也安慰过她,直说宋见因不是强权家长,不会勉强栀栀做什么的。
  宋见因绝对是个开明的好姐姐,从宋见栀能提前回到剧组就可见一斑。
  那为什么,宋见因匆匆赶到——或者说是恰好在宋见栀戏份结束时赶到,又如此面对自己呢?
  明绪心里隐隐有所猜测。
  宋见因开门见山,声音冷硬如砾石,道:“你和见栀在一起的事,我不同意。”
  明绪放在桌下的手陡然握紧,她控制自己轻轻松开手来,面容镇定道:“您的理由是?”
  “你们第一次见面那晚的事情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  宋见因加重了“第一次”这三个字,目光沉沉,语带轻讽。
  一锤定音,预感成真。
  明绪虚晃的心反而安定了下来。
  宋见栀和她都是成年人了,你情我愿的事,没有谁需要愧疚。
  可那夜宋见栀神志不太清醒,虽然是宋见栀主动攀上自己求救,但以现下两人的关系来看,又是在她的家人面前,明绪难免心思浮动。
  她顿了顿,陈述事实:“既然宋总调查过,应该知道前因后果。”
  “不错。”
  想起仍在海外的罪魁祸首,宋见因眸中闪过厉光,她轻叩木桌,言语里威压浓重,“如果是你谋划的,就不会有这场谈话了。”
  言下之意两人都懂。
  如果是明绪蓄意,是明绪递的酒,此时宋见因对她就不会有这仅存的耐心了。
  明明是冷淡而充满威胁的话,明绪却敏锐地捕捉到了相反的含义——宋见因愿意跟自己谈,事情还没到不可收场的地步。
  明绪端起玻璃杯,轻抿白水。
  宋见因娓娓道来:“你没有兄弟姐妹,可能不懂这种感觉。”
  “我平日也算讲道理,但自从知道我妹妹遭遇的事,又得知你——”
  她打量明绪两眼,眉间紧蹙,唇角轻扯,“在那夜后就跟见栀走得很近。”
  宋见因收回目光,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,内容却毫不留情,像刀子一样往人心口猛扎:
  “我这个做姐姐的看着你,真是碍眼。”
  宋见因调查过自己。
  明绪垂眸看着玻璃杯投下的浅淡- yin -影,她长长的睫毛轻耷,抿唇道:“见栀受到伤害,您有所迁怒,我可以理解。”
  说是理解,但简简单单的“迁怒”二字,登时不客气地把宋见因的不在理点得彻底。
  宋见因不知有没有听出来,面色不变道:
  “最让我惊奇的是,从那之后明小姐就和我妹妹走得很近了。”
  “你们的关系从起点就过于……”
  宋见因寻找了下合适的措辞,“畸形,我很难不怀疑你的目的。更何况,明小姐与人交往向来关系淡薄,对见栀倒是不同。”
  宋见因往后一仰,靠向椅背,下巴微抬,“不得不说,财富给人带来的不止是各类好处,更是永无止境的麻烦。”
  “财富。”明绪重复这两个字,“于您而言,自己的亲人是最大的财富,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。”
  “见栀拥有的财富再多,也比不过她本人可爱。”
  说到这,明绪面色柔和了些,甚至抿出浅笑来,“但我也必须承认,是宋家造就了她,人的本- xing -和生长环境向来难以分割。”
  宋见因目如鹰隼,将明绪的神态尽收眼底,她敛眸,复又抬眼道:“你说得不错。”
  “却说服不了我。”宋见因声音渐冷,如冰雪砸向明绪。
  “人心难测,明小姐又是一位合格的演员,在你们认识后,见栀给你提供了不少事业上的助力,你不能否认。”
  明绪沉静道:“是的。”
  她不能否认。
  不能否认她很喜欢宋见栀对她好。
  明绪出乎意料地没有辩驳什么,干脆承认,场面陡然安静下来。
  宋见因抬起手腕看向腕表,心里积压的怒气平息了些。
  她急匆匆赶来这,一是想亲自看看妹妹,二来,更是亲眼看看明绪这个人。
  目前交流来看,明绪虽然不说多让人喜欢,但确实比印象里阿谀奉承、逢迎谄媚的一些女艺人好上不少,目光清正,应答诚恳。
  ——主要是,宋见栀喜欢她。
  宋见因转了转杯子,给了明绪一个机会:
  “你有什么想说的。”
  安静的壁灯照在明绪的后肩上,将发丝映上毛绒绒的黄光,明绪认真道:
  “我和见栀遇到、相识的方式不同寻常,您出于对见栀的关心,对我有所怀疑,我可以理解。”
  “爱情无缘无故,却并非无迹可寻,如果您愿意给我时间,我可以用行动证明。”她斟字酌句,最后直视宋见因的双眸,眼神清透。
  “事实上,我原本就打算事业小成后再明确提出交往。”
  宋见因淡淡“嗯”了声,不置可否。
  明绪像在对宋见因坦白,又像在警诫自身:“她值得最好的,我现在……还不够。”
  在宋见栀的“大家长”面前,明绪将自己放得很低,尤其是最后一句话,显然让宋见因听得顺耳许多。
  自己的妹妹当然值得最好的。
  “在您对我有偏见的情况下,或许会觉得我的回答虚有其表。”
  明绪陈述事实,字字咬定,她或许没有太多谈判经验,面对在生意场上年轻有为的宋见因却不肯退步,再次强调,“这是一个死循环,只有时间和行动可以证明。”
  宋见因将手中转动的杯子咔嗒放回原处,柳眉轻挑,道:“要是我依然不同意呢?”
  明绪眼睛一眨,澄澈的湖水倒映着面前的人,仿佛能把人心看透般:
  “在我真心对待见栀的前提下,您不会的。”
  她倏尔一笑,说不出的清丽逼人,语气笃定,“更何况,说到底,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——我一个人做不到的事,还有见栀。”
  她尊敬宋见栀的家人,愿意考虑他们的心情,但不代表真的惧了宋见因的阻拦。
  不管今天宋见因是什么态度,她都不会放弃自己喜欢的人。
  宋见因一时无言。
  虽然这场谈话是故意撇开了宋见栀进行的,但宋见栀的喜欢,才是引导谈话的隐形罗盘。
  宋见因再咄咄逼人气势强大,在这个谈判桌上,却天然地矮了明绪一截。
  她再次仔仔细细地将明绪看了遍,明绪在她的审视下面容自信,姿态大方,丝毫不怵。
  在这场谈话中,若说宋见因是眼尖爪利、势如疾风的鹰隼,明绪就像湖面,柔软温和,却平静无波,不为所动。
  良久,宋见因站起身,居高临下道:
  “那么,做给我看。”
  明绪稳稳坐着,却不落下风,道:“为了见栀,我会去做。”
  竭我所能。
  话音刚落,外面传来两声轻轻的叩门声。
  小许忠心执行着带走三小姐的任务,几次三番地打岔,看什么都很新奇的样子,时不时就要拉着宋见栀看看其他摊位上的东西。
  最后她们不仅买回了酸辣粉,还有鸭油烧饼、虾肉蒸饺、麻辣鸭脖一大堆,都不知道几个人能不能吃完。
  在卖鸡汁豆腐脑的摊位前,宋见栀看着婆婆麻利地舀着豆腐脑,莹白的嫩豆腐被刮下来好几勺,玉白可爱,静静散发着大豆的清香。
  小许还在那拍小视频发朋友圈:“这个我小时候经常吃的,自从去了S市再也没见过——什么店的都没路边摊的好吃。”
  宋见栀也没吃过,吃了安利蠢蠢欲动:“婆婆,再加一份。”
  “好嘞。”
  东西太多,小许一个人提不完,宋见栀也帮忙提了不少,她看了眼手里的酸辣粉道:
  “得赶紧回去了,酸辣粉刚出锅最好吃。”
  小许偷偷看眼手机时间,估摸着也差不多了,连连点头道:“好好,这就回去了,麻烦三小姐陪我走一趟。”
  “不碍事。”宋见栀笑眯眯应道,虽然她根本没发现小许哪儿不认路,走街串巷的姿态别提多熟练了。
  但小许是姐姐的人,有什么动作也是姐姐授意,问她也不过是让她为难罢了。
  拎着做好的豆腐脑,两人继续往酒店走,宋见栀想起来:“乔凯怎么样了?”
  此前跟姐姐视频时,她就听说乔凯不在姐姐身边了,但具体如何姐姐也没细说。
  现在倒是正好问问小许。
  小许脚下一顿,笑道:“乔凯在秘书部工作,他工作态度很好,一直很认真。”
  认真到恨不得抢了别人的工作帮着做,想以此在宋见因面前露脸,重新上位。
  “这样。”
  小许不经意般道:“他妹妹也是有心,为了保他的工作雪藏了自己,乔凯估计想着表现好些,让总裁给乔歆一个新机会吧。”
  “乔歆虽然任- xing -,但外形不错,说不准以后真能复出呢。”小许仔细观察宋见栀的神情,最后加了句,“不过我听说乔歆得罪过小姐和明小姐,雪藏也是应该的。”
  • 本站(御宅屋)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,与本站立场无关
  • Copyright©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