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一觉醒来我结婚了+番外 作者:焦糖白茶

字体:[ ]

  《一觉醒来我结婚了》作者:焦糖白茶
 
  文案:暴雨如注的夜晚,郁薇为季馥宜的味道神魂颠倒,与她一夜缠绵。
  后来,郁父将季馥宜带到她面前,说:“这是你的妻子。”
  郁薇:“???!!!”
  正当郁薇千方百计逃婚时,季馥宜对她一声冷笑:“孩子我会自己解决的。”
  郁薇:“???!!!不要啊!!!”
  *
  郁薇纵横欧洲好几年,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
  回国的第一天,翻车了,季馥宜偏偏不吃她那一套,郁薇这下来劲了。
  季馥宜:谁让你负责了?离我远点。
  郁薇:求求你让我负责吧~
  浪子不会回头,但我会为你回头。
  年下。先做后婚,先婚后爱,不喜勿入。甜宠苏爽,1V1,HE。
 
  内容标签:生子 年下 恋爱合约 甜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郁薇,季馥宜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 
  作品简评:郁薇刚从国外回来,在酒会上邂逅了季馥宜,与这位风情万种的大明星一夜风流后,她竟然对她情根深种,而季馥宜竟然因为那一郁薇刚从国外回来,在酒会上邂逅了季馥宜,与这位风情万种的大明星一夜风流后,她竟然对她情根深种,而季馥宜竟然因为那一夜怀上了她的孩子,两人契约结婚后,感情会何去何从……夜怀上了她的孩子,两人契约结婚后,感情会何去何从……本文是一篇ABO生子文,写了一个策展人与演员的故事。因为各种- yin -差阳错,郁薇与季馥宜发现,她们就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本文是一篇ABO生子文,写了一个策展人与演员的故事。因为各种- yin -差阳错,郁薇与季馥宜发现,她们就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
 
 
第1章 
  空气里似乎有一种甜腻的味道,搅得季馥宜心神不宁。
  季馥宜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群,灯红酒绿的大厅里,穿着露背晚礼服的女人和身着定制西装的男人推杯换盏,散发着浓郁的商业酒会气息。
  忽然之间,她的目光被一个女人吸引了。
  那人一身黑色长裙,只露出纤细的锁骨,一双上挑的桃花眼顾盼生辉,一边和身边的朋友谈笑,一边啜饮着手中的粉色香槟。
  她似乎跟人聊得很开心,时不时有几个手势,眼神专注的看着对方,像一汪深海,让人想一探究竟。
  季馥宜顿时觉得自己更热了。好似周围的气温陡然高了三度,空气中的氧气都被抽走。
  季馥宜的视线黏在那人身上,仿佛控制不了自己一般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,从她的如云黑发一路看到白皙脚踝,最后落在她含笑的眼眸上,目光相接的那一刻,她好像对季馥宜眨了眨眼睛。
  季馥宜头脑一抽,对她飞了个媚眼。
  “换香水了?怎么味道这么甜,”颜殊这时候正好走过来,问她:“你怎么了?干嘛老盯着郁薇看?”
  “我有在看她吗?”季馥宜摸了摸自己的脸,觉得有点难以置信。
  原来她叫郁薇,挺好听的名字。正好配她那双桃花眼。
  “你这还叫没在看她?”颜殊的眼神在她身上转了一圈,露出一点惊诧的神情,“这么多人,你就盯着她。”
  她又看了看季馥宜,确实有点不可思议,这种场合,季馥宜从来都是半走神状态,怎么会盯着一个女人看?
  “你的眼神真的不对劲。”
  “是吗?”季馥宜随手拿了一杯酒,挽上颜殊的胳膊,“介绍我认识一下。”
  “她刚从国外回来,郁家的小女儿,跟我认识好些年了,”颜殊一边走一边说,“你喜欢这款啊?”
  季馥宜向着郁薇的方向走去,甜香味越来越浓,她有点晕头转向,不由得咬了咬嘴唇。
  郁薇像是感觉到什么一般,转过身来看着她,对她露出一个笑容。
  她的眼神飘过人群,落在季馥宜身上,微微弯着唇角,看着她。
  整个酒会都褪去了颜色,季馥宜的眼中只剩下那一抹纯黑色的身影。
  季馥宜脚步一顿,不敢往前走了。她现在完全知道那种甜香意味着什么了,那是诱惑,是勾引,是陷阱,是郁薇的味道。
  视线在半空之中交汇,本是没有实质的东西,季馥宜却如同在冬日换一件毛衣,听见了静电火花的声音。
  她已经觉得这样热,甜香味道这样浓重,颜殊却毫无反应,还在兴致勃勃跟她说话。
  她没回答,她分不了神,不远处那人牵住了她所有的注意。
  为什么这么多的人,只有她能闻到郁薇的味道?
  她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了,颜殊已经将她带到了郁薇面前,三下五除二给她们俩互相介绍了一下,然后飘然离去。
  郁薇看着她,笑道:“季馥宜,名字真好听。”
  她笑起来的时候,桃花眼微微上扬,有一种波光潋滟的味道。
  季馥宜忽然就脸红了,她轻咳一声,端住了架子,暗道自己二十八岁的人了,娱乐圈里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,什么狂蜂浪蝶没见过,竟然还会被这种小伎俩撩到,再一看郁薇的眼睛,正注视着她,一副天真清澈的模样。
  季馥宜跟她轻轻碰杯,说:“听说你刚从国外回来吗?会不会不适应?”
  “不会呀,一切都好,”郁薇眯起眼睛,像只小狐狸,“机场看到你的广告牌了,好漂亮,你是明星吧?”
  季馥宜点点头,她虽然红遍大江南北,但还没到世界皆知的地步,郁薇常年待在国外,不认识她很正常。
  “哇,那要给我签名,”郁薇抿一口香槟,向她微微靠近,“你比广告牌上还要漂亮,真好看。”
  她的气息散落在季馥宜的耳边,令季馥宜的耳垂微微发红,不自在的拢了一下耳环。
  季馥宜侧头看着窗外,转移话题:“今天有月亮。”
  “是啊,”郁薇跟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善解人意的问,“要不要出去看看?”
  “好啊。”季馥宜点点头,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她。
  酒会外的花园灯光昏暗,只有星星在天空中一闪一闪,微凉的风吹不散酒意,一处避人的树荫下,季馥宜在藤椅上坐下,郁薇的手立即覆上了她的手背。
  她没有甩开,反而迎了上去,手指缠绕上郁薇的手,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点,惹得郁薇一声轻笑。
  郁薇向她靠了过来,眼神深不见底。
  季馥宜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微热,轻轻抚过她的肌肤,她抬眸撞进郁薇的眼神中,像是被什么蛊惑一般,唇贴上了郁薇的唇。
  微热的空气中,她们靠得越来越近。
  “停下……”她按住郁薇的手,“这里不行。”
  “嗯?”郁薇的声音里明显带着调笑,“换个地方就可以了?”
  “不然呢?”
  季馥宜看着她的眼睛,郁薇的视线立即丝丝绕绕的缠上来,满是不同寻常的意味。
  “你要回去喝酒吗?”季馥宜问她。
  郁薇又是一阵低笑,拉着她的手,将她从藤椅上带起来,往出口走。
  酒店的门刚刚关上,季馥宜便反身将郁薇压在了门上,她低头看着郁薇,鸦色的睫毛落下一层浅浅的- yin -影,眼中似是有细小的火焰。
  “姐姐这么主动吗?”郁薇轻声说道,抓住她的手腕。
  季馥宜的呼吸重了一点,抬眼看着她。
  “你这样真可爱。”
  郁薇低头注视着她,看着她铺散在床上的金发,季馥宜在她的目光下脸红了,她向一旁滚去,试图用软毯覆盖住自己。
  她的举动是徒劳的,郁薇仅仅只是伸手就扯掉了她身上的软毯,顺带着连礼服一并落下。
  窗外起了风。一点雨滴落在玻璃窗上,随着风声消落无痕,接着,是越来越多的雨丝,缠缠绵绵的落下,渐渐化作一场大雨。
  暴雨敲打着窗户,映着影影绰绰的灯光,透明的雨落在窗户上,立即染上昏黄的颜色。
  温柔的、激烈的、永不停歇的暴雨,下了整整一夜。
  夜色低沉,金色与黑色的发丝纠缠在一起,除了指尖一点灼热,再难想其他事。
  窗外的大雨还在继续,弹奏着撩人心弦的节奏。
  天色大亮时,郁薇才缓缓醒来,她的身边已经空无一人。
  空气中还有一些属于季馥宜的香味。她的味道就像是夏天里的冰西瓜,有一种清爽的甜味,不算冷淡也不算甜腻,却让郁薇分外着迷。
  信息素的味道和糜甜的气息缠绕在一起,昭示着这个房间中存在过某种热烈的事物。
  郁薇被季馥宜的气息包裹,恍然想到既然她的味道还在,那她应该只是刚刚离去吧?
  郁薇从床上跳起来,随手披上浴袍,冲到窗边,陡然拉开窗帘。
  高层酒店之外,一片都是蒙蒙的雾气,根本看不清季馥宜的背影。
  郁薇:……
 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!那些总裁文不都是一夜情后看着女主角的背影离去吗?!怎么到她这里就只剩下蒙蒙雾气?!
  她默默裹紧了浴袍,环视着房间,桌上空无一物,地上属于季馥宜的东西已经消失殆尽,真是个起身无情的女人。
  郁薇挠挠脑袋,觉得事情并不简单,她在房间四处转了转,发现季馥宜真的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  呃……
  以她的经验,不是一般都会留个电话号码?更有甚者会留下唇印,附赠下次邀约。
  真有意思。
  回忆起季馥宜的眼神,即使是她微微仰起脸的时刻,她的眼角微微泛红,浮现出一点水光,她眼中的底色都是冷漠的。
  她明明乐在其中,又好像不为所动。
  想到这里,郁薇不禁对这露水情缘的女人多了几分好奇。
  郁薇坐在床沿,点燃一支烟,正好看见床头柜上印着季馥宜的宣传册,封面上的女人金发红唇,笑起来风情万种,露出漂亮的锁骨。
  她知道那锁骨有多诱人,几个小时前,她的指尖刚从那上面滑落,落在一些更叫人欲罢不能的地方,她完全知道季馥宜究竟有多风情万种。
  郁薇拿起那本宣传册,发现季馥宜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  ……宣传册的扉页,龙飞凤舞的写着她的名字。
  季。馥。宜。
  郁薇一字一顿的念着这个名字,只觉得季馥宜勾人的眼神又从她的面前掠过,那些香艳的画面不由自主的从她的脑子里冒出来,挥之不去。
  • 本站(御宅屋)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,与本站立场无关
  • Copyright©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