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我的女友三千岁+番外 作者:酒小熹

字体:[ ]

  《我的女友三千岁》作者:酒小熹
  文案一:沈瑶珠是个女明星,但过气很久了。
  那天多年携手一起走来的男友傍上富婆后把她甩了,她喝得烂醉如泥。
  夜半有人来敲门,门外站着一个长相妖冶烈焰红唇骨子里媚的女人,张口唤她娘子。
  沈瑶珠大骂了声神经病,关了门。
  第二天,隔壁新搬来一个女人,就是昨晚上那个神经病。
  碰面时对方只说了一句话,“你可以先认识我,再喜欢我,不急。”
  沈瑶珠:“我是不会喜欢一个女人的。”
  后来,沈瑶珠窝在这个妖艳女人的臂弯里,语气娇.嗔,“你说你是妖,那你有什么厉害之处?”
  对方想了想,翻身将她压在身.下,眼神迷.离勾魂摄魄,红唇轻启,“厉害之处...一试便知。”
  文案二:过气女星沈瑶珠突然翻红,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。
  记者:听说有位业界的富豪追求你,请问这和你事业飞速上升有什么关联吗?
  沈瑶珠:富豪什么的,都不如背后有个强大的女朋友。
  记者:惊!!!
  攻是妖,真的有三千岁,追老婆几千年真的不容易,大家多多支持。
  宠文,HE。
  内容标签:幻想空间 都市情缘 娱乐圈 甜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沈瑶珠;顾时希; ┃ 配角:沈碧珠;何慧子;周伊茗;云湘;盛安;等等 ┃ 其它:GL;酒小熹;前世今生;
 
 
第1章 [1]
  “珠珠,我们分手吧。”
  清晨被这通电话吵醒,沈瑶珠嗖得坐起身,手机几乎没拿稳,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迟疑,“世川,别开玩笑了,一点也不好玩。”女人口吻撒娇。
  电话那头的男子深吸一口气,声音醇厚低沉语调生硬,话语间有种未名的底气。“我没跟你开玩笑,我是认真的在跟你谈分手这件事。”
  沈瑶珠喉咙一哽,佯装镇静,“是你们经纪公司勒令的还是你自己的想法。”
  “我自己……”男人急忙脱出口,又附着一句苍白的解释,“你知道的,我一直想做一位成功的好演员,专心拍戏,过不了几天我就要进组了。”
  沈瑶珠在电话这头哂笑,“敢情和我在一起,影响你的前程了,你是这个意思吧,陈世川?”
  男人并未直面回答她,“一会挂掉电话,我会往你的账户上打一百万,以后我们不要再有任何瓜葛了。”
  “我不要你的钱!”沈瑶珠情绪激动,平静过后倏的又问,带着丝丝审问的口吻,“你哪来那么多钱?”
  对方不语。
  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是上次跟我提过的那个四十多岁的女制作人吧,没想到最后你还是走了那一步。”沈瑶珠感到既无奈又唏嘘。
  “她能给我提供更多的机会,这个圈子就是这样,大染缸,每一个进来的人都别想一直洁身自好保持干净,你也听我一句劝,别再那么倔了,毕竟…你的年龄也不小了,要么做和我一样的选择,要么赶紧找个好人嫁了吧。”
  “陈世川!我沈瑶珠怎么样跟你一点干系都没有,你愿意用身体换取机会,可以啊,你去,我不拦着你!”沈瑶珠被他激怒,忍不住冲着电话怒吼,胸膛上下起伏剧烈,另一只手紧紧抠在床单上。
  “珠珠,我……”
  “你别这样叫我,我觉得恶心,挂了!”沈瑶珠迅速滑动界面挂断电话,一下子清静下来。
  洒脱和潇洒是做给别人看,失落和难过是留给自己。
  挂掉电话的沈瑶珠终于忍不住崩溃大哭,趴在被子上痛快地发泄情绪,他们是在大学认识的,表演系,陈世川比沈瑶珠大一届,当时是他追了沈瑶珠好久,沈瑶珠才答应。
  两人一起走过这么些年风风雨雨,尽管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,沈瑶珠一直觉得他们的感情是纯洁而珍贵的,现在看来,抵不过女富豪的一点红利,可笑的很。
  进这个圈子的人,谁没有远大的抱负,难道只有他陈世川想红吗?
  沈瑶珠也红过,出道即成名作,一举拿下最佳新人奖,那一年顺风顺水她也曾经历过代言拿到手软,通告多到上不完,各大电视台捧着上的日子。
  然而就因为拒绝了圈内一位大佬的潜规则要求,年轻气盛不谙世事的沈瑶珠遭到了全面封杀,这个圈内后台不硬没后台,谁都可以欺负到你头上,沈瑶珠不过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,妈妈开着卤肉饭的小店做点小本经营的生意,叛逆的妹妹今年刚刚高三,至于父亲哪儿去了,沈瑶珠也不清楚,他们两口子离婚好些年了,那是他们的婚姻自由。
  也正因为此,平凡到不行的沈瑶珠,过气了。
  曾经有多红,过气后就有多惨,时不时被一些十八线小明星拉踩蹭热度,她的经纪公司又小又没钱,连给她公关的功夫都省了。
  当时老板是这样说的,“沈瑶珠啊,你看反正你现在没什么曝光,偶尔这样还能被带着出镜,在大众面前刷一波存在感,简直就是免费的宣传啊。”
  沈瑶珠:呵呵。
  惨兮兮,还敢怒不敢言,有经纪合约在手。
  哭了没一会,戛然而止。
  沈瑶珠忽然想起三天后有一场试镜,是公司好不容易给她争取到的一个女四的角色,虽然戏份比不上女主,女二女三,但起码有镜头有台词,比群演里的特约要强不少,距离她上次接戏已经过去三个月,那三个月里度日如年差点抑郁,尤其是像她这样,年纪已经二十八,在这个圈内极其尴尬的年龄,娱乐圈里,长江后浪推前浪,新人辈出,再这样过气下去,恐怕她在观众面前是彻底没有存在感了。
  “不行,我不能哭。”沈瑶珠坐起身擦眼泪,喃喃自语。
  这次机会太过宝贵,试镜时可不能顶着一双肿眼泡。
  正值酷暑,街边的柳条蔫成了卷儿,地面晒得发烫,泛着白光。
  朱雀街与景德路的交汇处有一家名为“偏偏遇见你”的甜品店,地中海的装修风格,蓝白为主色调,玻璃门被从外面拉开,一位穿着飘逸的淡蓝色长裙猫跟鞋的女人走进来,栗色的微卷长发随意搭在脑后,巴掌大的小脸上因为戴了副黑色墨镜,足足挡住了半张脸。
  时间段正好是下午,店里没什么客人,女人直直走向了展示柜对面的桌上坐下,店里的小员工见来人忙进去唤了声,立马有人出来接待,一张素着颜的脸闯进视线,腰间系着围裙,上面印着“偏偏遇见你”的logo。
  “哟,今天怎么有闲情来我这儿了。”
  戴着墨镜的女人端坐着面无表情,不大情愿咧嘴挤了几个字出来,“失恋了。”
  “那一定要尝尝我们店今天的招牌手工芋圆,失恋特惠免单。”说话人顿了顿补充,“早上刚做得,新鲜着呢。”
  沈瑶珠摆摆手,摘下墨镜放作一旁,“算了,还是来份水果捞吧,过几天有个试镜,最近在减肥。”
  那女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眼里是都这么瘦了还要减肥,做演员真难的潜台词,没多言转身进了- cao -作间。
  过了会,素颜女人走出来,端着一碗水果捞送到她跟前,一边扒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,“还给你加了酸奶。”
  即使未施粉黛,也能看得出较好的底子,生的眉清目秀。
  “所以是,你甩得他?”
  沈瑶珠垂头丧气,愈发不想回答。
  跟前的女人一下子猜出大概,捂着嘴连蹙起的眉都在表达震惊,“他陈世川是眼瞎了吗,连你这样的大美女都甩。”
  “他跟着一女富婆跑了。”沈瑶珠搅动着手上的二齿叉,迟迟没有吃一口,心里郁闷。
  “啊?你们圈子里的吗?”
  “算是吧,是个女制作人,手里还算有点资源。”
  “这种男人…真不是个东西!”素颜女人咬牙愤恨,“干脆他别叫陈世川,改名叫陈世美得了。”
  “听你骂骂他,我感觉好多了。”沈瑶珠叉起一块水果送进了嘴里,嚼了嚼却食之无味。
  “珠珠啊,你有没有想过……哪一天不在这个圈子干了,毕竟你也老大不小了,就这样拖着怕对你也不好。”
  沈瑶珠白了一眼对面的女人,说道,“何慧子,我今天来是把你当作我最知心的朋友,找你解忧可不是听你催婚。”紧跟着又往嘴里送进一块水果,愤恨地用力咬下,汁水迸发,像是一口吃掉了陈世川那个渣男一样解气。
  何慧子盯着沈瑶珠的脸,卧蚕笑眼牛奶肌,小翘鼻果冻唇,清新的妆容露出干净的额头,皮肤依然紧致无痕五官非常好看自然,简直完爆那些整容脸,她实在是想不通,像沈瑶珠这样长得好看无可挑剔演技又在线的人,为什么不能火。
  这大概在她这里是个世纪难题。
  “好了好了,我不说那些,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,继续演一些小配角?”
  这话沈瑶珠听着可不乐意,点着她道,“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说过,没有小角色,只有小演员。”
  “咳,得嘞。”何慧子长吁一口气,“那您就继续在这条不归路上闯着吧,我啊就开着这家店守着,随时欢迎你来找我吐苦水。”她盈盈笑着揶揄,满满恶意。
  也只有铁姐们之间才这般不计较。
  沈瑶珠也以笑容回击,“等我的好消息吧,说不定这次能让我有个翻身的机会。”
  话说完,兜里的手机响了。
  “哎我经纪人电话,我得先走了。”沈瑶珠匆忙拿着手机起身,重新将墨镜戴好。
  “这么快就走啊,才吃了这么几口。”
  “不吃了,每一口都是热量。”沈瑶珠说到一半扫了何慧子一眼,水洗的牛仔裤帆布鞋,胡乱抓起绑着的头发,素颜的面孔,“你有时间还是得收拾收拾自己,二十多岁的姑娘打扮美点不好吗……走了。”
  望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,何慧子抱着胳膊撇撇嘴,她懒散惯了,觉得打扮是件特麻烦的事情,有时间起早贪黑化妆卸妆,倒不如早上多睡会呢。
  离开甜品店,沈瑶珠坐上车戴上耳麦。
  “万佳,你说,我听着。”
  “关于三天后的试镜…可能出了点岔子。”
  沈瑶珠心里咯噔一下,顿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,“你接着说。”
  “制片人说,你不用过去了,那个角色已经给了别人。”万佳说完又立即补充,“不过这次不是你的问题,听说那个演员有点背景,和投资方有关系,免试镜直接进了组,并不代表你不好……”
  • 本站(御宅屋)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,与本站立场无关
  • Copyright©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