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我的植物学家+番外 作者:今轲

字体:[ ]

  《我的植物学家》作者:今轲
 
  文案:【温文尔雅植物学家x任- xing -娇蛮富二代】日常甜甜甜文~~
  植物学教授韶昔沉迷工作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有三百六十天都待在山上。
  剩下的五天,她被迫回家相亲,相亲宴上青年才俊的二少爷没看上她,霸道娇蛮的无业游民大小姐,却从此缠她缠了个紧。
  大小姐没文化脾气差,跟在韶昔屁股后面上山下乡,麻烦捅了一箩筐。
  “你喜欢这个标本,所以我买来送你啊。”
  “你喜欢这个项目,所以我把它重启了啊。”
  “你喜欢山上这片地,我盖栋房子给你住怎么了啊。”
  韶昔盯着她:“那我要喜欢你这个人呢?”
  大小姐眉毛一挑:“给你啊。”
  ps:无脑甜文
 
  内容标签: 业界精英 甜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韶昔,冉星夙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 
 
第1章 
  韶昔正蹲在垄上观察三号实验田的抽芽状况,小灵的声音突然就在耳边炸开来:“韶老师!电话!!!”
  吓得韶昔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栽到泥地里去。
  她滑得跟跳舞似的,好不容易站稳身,裤脚上又- shi -了一大片,小灵对此毫不关心,又吼了一句:“电话!!!”
  “电话就电话,又不是野猪来了,这么激动干嘛?”韶昔皱着眉,低声训一句,转身往回走,“谁的啊?”
  “韶院长。”
  韶昔脚下的步子顿住,望向层峦的山:“还不如野猪来了呢。”
  小灵紧跟着她,闻言有些不满:“韶老师,您不要这么说院长,院长长得挺帅的。”
  “你是不是就用脸来衡量相似度啊?”韶昔指了指四周整整齐齐的小块培育基,“猪来了,最多把我田给拱了,你们韶院长来了,是想把我给猪拱了,我没有这些花花草草重要吗?”
  “你不是说这些种子比你的命还重要吗?”小灵跳到她前头去,眨巴着大眼睛,倒退着走。
  “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。”韶昔挥手将小灵往旁推了推,摇了摇头,挺感慨,“小孩子,什么都不懂。”
  从开辟的这一小块实验田回到山上的屋子里,平日要走二十来分钟。
  昨天晚上山上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夜的雨,路上泥泞又草木旺盛,韶昔一路滑着滑着,总忍不住蹲下身瞅瞅这个草,看看那个蕨,于是这一趟,硬是多花了一倍的时间。
  等到了歪歪扭扭挂着“连大植物生态临时研究所”的三间小房子前,韶院长的电话早就挂断了。
  小灵跑过去抓着话筒看了一眼:“我说我会让您给他回电话,他非要等,说他有的是时间。”
  韶昔直接往厨房走:“他那是不相信我没带手机,总觉得威胁我一下,我就接了呢。”
  “那你还是回一个呗。”小灵跟在她后头,“有问题了就解决,拖来拖去只会让自己更焦虑而已,这不是你教我的道理吗?”
  韶昔眉头一蹙:“没葱了,去拔根过来。”
  “电话……”
  “我教你那是低阶的。”韶昔转头看着她,“高阶如我,有些事,拖着拖着也就算了。”
  “韶老师,那我那篇论文……”
  “啧,”韶昔挥挥手,进了厨房,“太低阶了。”
  韶昔的晚饭向来吃得清淡,清粥配着小葱拌豆腐也就行了,但奈何跟着她的学生是个声称自己还在长身体的无肉不欢者,于是又加了个口水鸡,耽搁不少功夫。
  两人就在厨房里支起小桌子,端着粥聊聊田里的庄稼,实习的作业,最新的报告,小灵活泼话多,韶昔只需要接着就行。等吃过饭,小灵去洗碗,她进了卧室看书,翻过两页,天才彻底黑下来。
  山里的夜晚,天气好的时候有满天繁星,不好的时候,层叠的云层里也能笼着轮圆月,韶昔就着月光和书香入睡,第二天再被晨曦和鸟鸣唤起,日子过得很舒服。
  如果没她亲哥哥打扰的话。
  韶辰昨天电话没打通,也不知道是不是半夜就买好票动了身,等韶昔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,在后院里喂鸡的时候,韶辰便站在了她研究所的门口。
  “你这牌子上好歹有我们连大的名,既然要挂,能不能挂正一点啊!”
  人还没见着,数落就先来了。
  小灵挺兴奋,一迭声地叫着“院长”迎出去,韶昔从后院出来时,两人已经合力挂正了牌子。
  “那是昨晚风吹歪的。”韶昔道。
  “你给我找个锤子过来。”韶辰叉腰站着,“我保证以后风把你这门框刮跑了,牌子都不会歪。”
  “太暴力了,”韶昔走到他跟前,“韶院长,都进山里了,就心平气和点吧。”
  “我没法平和,爸一周三次电话,每一次都得跟我吵,”韶辰皱着眉头,抬头纹十分深,“你这个哥哥怎么当的!我们年龄大了管不着你妹,你跟她一个学校都没法管吗!整天待在鸟不拉屎的地方……”
  “停。”韶昔指了指他头顶繁茂的树枝,“哥,鸟屎很多的,你再在这多站一会,身上绝对会落两坨。”
  韶辰快步移出了树枝笼罩的范围:“总之,话我也不想多说了,我说了没用,你抵抗也没用,我们各退一步。你跟我下去完成任务,速战速决,我在今年的采集队里加上你名字,怎么样?”
  “好嘞。”韶昔这次答应得很爽快,抬手拍掉裤脚上的几颗苍耳,对小灵道,“关门落锁,下山,韶院长带我们吃好吃的。”
  “好嘞!!!”小灵十分开心。
  韶昔往门外走:“车停哪儿了?”
  “南边那个坡……”韶辰跟上她,很是纳闷,“你不换身衣服?”
  “我这衣服怎么了?”韶昔张开双臂,摆出个无辜表情看着她,“哥,我这衣服不好看吗?”
  韶辰挺直接的:“不好看,一点样子都没有,太土了,三年前你就穿过这身吧,你不能仗着自己漂亮,就不打扮吧,头发洗了没啊,头发放下来吧,你这化妆了没,你化妆品都没吧,待会下山,让你嫂子给你拾掇拾掇……”
  “哥,你唠叨这一堆,就一句中听的。”韶昔加快了步子,她常年在外跑,特别是山路,驾轻就熟,轻盈如风,很快就蹿出了韶辰的声音范围。
  林子里晨光熹微,斑斑点点,有兔子从韶昔面前像箭一般飞过去,韶昔笑起来,腹部提气,中气十足地喊了句:“我就是仗着自己漂亮啊——!!!”
  回声响亮,惊得一群鸟儿哗啦啦地飞起来,震耳的叽叽喳喳。
  因为漂亮,上学的时候被同学追,工作了以后被学生和同事追,韶昔自觉- xing -子温和,不爱与人起矛盾,所以避免骚扰的法子就是把自己流放出去。
  尽量少跟人接触,多看些花花草草,你好,我也好。
  但也正是因为漂亮,家里人怎么都想不通,好端端一姑娘,明明生得明艳动人,却从没谈过恋爱,甚至连个暧昧对象都没有过,年岁越来越大,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毫组建家庭的计划。
  你问她吧,她也不会同你说一些什么我不结婚之类的激烈言论,笑得温温柔柔地,只道,这事看缘分嘛。
  一年到头躲在穷乡僻壤里面,能有什么缘分!
  于是,按头相亲这种老套的事情,每年都得在漂亮姑娘韶昔身上上演一次,被亲哥哥押着,去同各式各样的青年才俊共进晚餐。
  今年的才俊姓冉,海归高材生,个高长得帅,聪明又努力,不好好创业就要回家继承公司那种。
  韶辰一路上将这人夸得天上有地上无,嫂子打辅助,小灵看照片以后就一直犯花痴。
  韶昔觉得挺好玩的,心里生出点兴趣,主要是想看看,现实和谬赞之间,到底有多大差异。
  一行人到了约好的酒店门口,韶昔衣服还是那身衣服,上宽下宽米色棉布衫,遮得严实,但透风透气布料轻薄,一点都不热。
  脸上到底还是被嫂子按着打了底上了色,倒是没多画,只是口红颜色选得有些深了,跟她这清汤寡水的服装,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
  韶昔看两眼玻璃反光里的自己,转头问韶辰:“哥,你看还满意吗?”
  韶辰王婆卖瓜式夸奖:“不愧是我妹妹。”
  韶昔笑着跟他和嫂子保证:“既然来了,妹妹不会丢你们人。”
  嫂子也夸她:“我们昔昔走哪儿都是人中龙凤。”
  韶辰再强调一遍流程:“顶楼空中花园咖啡厅,你和月昇先聊,完了我们再一块吃饭。”
  韶昔拍了拍小灵的肩膀:“把我学生照顾好了啊,先带她去吃点零食。”
  小灵朝她握拳:“韶老师加油,你是最棒的!”
  韶昔身负重望,在三人的注视下进了电梯,电梯门一关,便松松垮垮地卸了劲,肩背顶在轿厢上,双手环绕胸前,一个自觉挺纨绔的姿势。
  会带上“自觉”这个限定,是因为上行没几层,电梯里进来一姑娘,浴袍拖鞋,毛巾裹着- shi -发,脸上却挂着副墨镜。
  姑娘也就进电梯看见她的一瞬间顿了顿,接下来便稳稳地站她对面,胯顶着扶手,身子扭出一个妖娆却稳固的三角。
  酒店不管多豪华,电梯空间也就这么大。姑娘的视线隔着层遮拦,直勾勾地落在她脸上,无声地打量。
  这肆无忌惮的架势,才是真的纨绔。
  也算是有缘,直到顶层,再没人进这趟电梯,姑娘盯了个全程,在电梯停下的一瞬间,突然开口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声音娇嫩嫩的,挺好听。
  韶昔笑了笑,没回答。
  姑娘也不在意,继续问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  韶昔挑了挑眉,依然没回答。
  电梯门打开,韶昔脚下步子刚动,姑娘就一伸手握住了她胳膊:“电话留我一个。”
  风景极好的咖啡厅就在眼前,人不多,但有一个算一个,都是西装革履,穿戴精英又整齐。
  隔着道空开的电梯门,也就她俩的装扮,显得与之格格不入。
  • 本站(御宅屋)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,与本站立场无关
  • Copyright©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