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红绿灯 作者:易白首(下)

字体:[ ]

  “为什么要说谢呢?我岂不是要乘以N多倍还回去?”
  “不啊,我说谢的目的,是让你继续陪下去。”
  罗冷直视着满嘉的眼睛,目光里有一些闪烁的东西,满嘉似乎听懂了一些什么,又似乎并不明白。片刻的怔忪之后,也只是微微翘起了唇角,
  “只要你不炒我鱿鱼,我会一直是雅夫的一份子。”
  罗冷一怔,随后垂下眼,仍是笑着,笑意却有了几分勉强,
  “怎么会呢……”
  还没等满嘉再说话,有敲门声传来,满嘉正好借了这个机会,
  “好吃的来喽!!~”
  起身站起来去开门,因而也就没有看到,罗冷看向她的目光,闪过了一丝明显的失望。
 
 
第一百章 搏击
  很多人把当上CEO,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的巅峰当作人生奋斗的终极目标,却很少有人能有机会体验一下,其实CEO并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  在同龄人当中,罗冷算是能力很强的。头脑聪明,行事果断,有着敏锐的感知力和洞察力,分析状况的角度也很全面,然而,运作一个庞大的公司,有这些还远远不够。
  满嘉早上到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,看到罗冷刚从洗手间出来,卸了妆,脸洗过了,可是却没有洗掉那些明显的倦意。
  “又通宵了吗?”
  罗冷看了她一眼,坐到沙发上,两个手指使劲儿的掐着太阳- xue -,
  “没有,四点多的时候眯了一觉。”
  “你想吃什么,我出去买早餐给你?”
  在之前的时候,满嘉是常帮罗冷带早餐的,在罗冷主掌雅夫之后,就几乎没有了。一方面罗冷开始变得非常忙碌,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,另一方面,满嘉小心思里觉得,做了董事长的人,应该不再喜欢吃她做的三明治了吧?
  “秘书叫人送过来了,”罗冷指了指旁边的边柜,“我没什么胃口,不想吃。”
  “已经不能好好休息了,再不好好吃东西,身体会受不了的。”
  满嘉的关心平淡而有分寸,罗冷听了,就没有再坚持,走过去打开秘书送过来的早餐,先喝了一口牛奶。
  牛奶还没有咽下去,桌上的铃声就响了起来。罗冷接起来,电话里传出秘书的声音,
  “高总,财务总监说要见您。”
  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  罗冷说着放下手里的牛奶杯,径直绕回她的办公桌后面去。满嘉从沙发上站起来,
  “我先回避?”
  “不用。”
  罗冷言简意赅,话音刚落,那个中年男人就走了进来,手上拿了一摞文件。看到满嘉,他没说话,似乎在等罗冷把满嘉的事处理完让她先走。
  “什么事直接说吧,我还要和满经理商量事情。”
  罗冷看出来他的意思,直接开了口。
  “哦……”
  财务总监迟疑了一下,“高总,有两笔款应到未到,明天是咱们发薪日,怎么处理?”
  罗冷眉心皱了一下,“应到未到的款是怎么回事?”
  财务总监眨眨眼,拿出手机,“稍等我问一下。”
  明显的不快从罗冷的脸上浮现出来,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,直盯着对方打电话。
  “哦……那他们怎么说?哦……行吧……”
  几句话,电话挂了,“有一笔外汇被退回了,银行那边的问题。另一笔是国内的款,西北地区承销商说是等几天。”
  “等几天?”
  财务总监一愣,满脸的不可思议,意思是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,“他没说啊。”
  罗冷闭上眼睛,等了三秒才又睁开,
  “账上还有多少钱?”
  “不多了。”
  对于这种答案,罗冷似乎已经想到了,“根据你们报过来的数据,账上的余额应该可以支付一线工厂的工资,先把他们的发下去。总部这边的先等等。”
  话音刚落,财务总结就一脸吃了排泄物的表情,
  “不会吧?高总,上个月就没有发薪资诶?”
  “上个月只是高管没有发吧?”
  罗冷表情开始沉下来,“建行的贷款怎么样了?”
  听到这里,财务总监的表情开始变得闪烁,“还……还在周旋……”
  “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  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从罗冷周身散发出来,带着丝丝冷意。财务总监本来似乎还想说什么的,也识相的闭了嘴,乖乖的退了出去。
  就连满嘉这个外行也看出来,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,
  “怎么回事?”
  罗冷脸色更差了,摇了摇头,“这个人……”
  话没再说下去,满嘉也大概猜出了一二,“他是高琇琪的人吧?我记得是高琇琪进了财务部才把他推上去的。”
  “也不仅是这样,他本身的能力也有限。这一次贷款出问题,咱们自己本身占主因。过桥资金还不上,光利息就够砸个跟头的。这些问题应该由财务总监事先就有全面的规划和应对方案,结果完全都是空白。”
  满嘉的眉头也皱紧了,“这么严重?”
  “我对这方面大意了。”罗冷倚上靠背,“也不够专业,所以搞得现在非常被动。”
  “那……还有什么别的更好地处理方法没有?”
  “我想撤掉他,可是一来财务是公司的核心,没有信任的人是不敢随便任命的;二来一个新人来不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,我还怕他会在里面搅浑水,惹出麻烦来。”
  满嘉眨眨眼,“这样吗?我倒是有个好的人选……”
  罗冷挑眉,“嗯?谁啊?”
  “我得先问问她是不是愿意,如果可以的话,你会计较她没有职业资质吗?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罗冷的嘴边勾出一点笑意。
  “说来话长,听我慢慢给你讲啊……”
  满嘉突然的兴奋,跑到罗冷的办公桌前面,拉过椅子坐下,开始了持久战的架势。
  冬天的傍晚,很早天色就暗下来,偶尔还会飘下几片雪花,来点缀这个灰蒙蒙的城市。
  市中心有一家韩式餐厅,装修豪华,菜色也都是昂贵精致,普通人很少会在这里吃饭,来的人非富即贵。
  餐厅里面的一间包房里,高鹏用一块餐巾慢悠悠的擦着眼镜的镜片,偶尔用余光瞟一眼坐在他对面的女人。
  宜美家私的大小姐佀明把一勺蕨菜汤放进嘴里,垂着眼,根本就不去看高鹏,只顾自己享受美味,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,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感。
  “佀小姐,不知道我上次跟跟您说的事,您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  重新把眼镜戴上,高鹏把三分假笑挂上脸,紧盯着佀明。
  大小姐却好像没听见,把一小撮米饭放在腌好的紫苏叶上,用筷子慢慢的包起来,夹进嘴里慢慢地咀嚼,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  高鹏的心里是有一股火的,不过他又不敢发出来,毕竟雅夫集团已经不可能有他的出头之日了,罗冷到现在按兵不动是因为还没有足够稳的根基,可不是对他有任何的欣赏。那么他就需要另寻出路,无疑,一直把对方视作对手的宜美家私是一个最好的选择,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或者说,就是可以合作的人。
  又等了一会儿,“您……是觉得,我开出来的条件太高?”
  这一次,佀明终于有了反应,她薄薄的嘴唇微启,开口就是一声轻笑,
  “你的条件足够我找一个世界顶尖的设计师了,起码要让我知道,有什么回报可以值得我付出这么大的投入吧?”
  高鹏眼镜片后面- she -出一道精光,也笑了笑,
  “要知道,宜美家私的主要敌人就是雅夫,要不是雅夫,这一次A股上市几乎是十拿九稳。而搞垮雅夫可以算是宜美的终极梦想吧?”
  佀明放下筷子,又笑了一笑,“高先生,您不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子了吧,搞垮雅夫,这难道是一件随便说说就可以做到的事吗?”
  “您当然不是小孩子,我也同样不是。雅夫现在自己本身就各种状况不断,想搞垮它就是最好的时机,等罗冷站稳了脚跟再想动她,恐怕就是不那么容易的事了。”
  高鹏的话说的缓慢而清晰,在昏黄的灯光下,有种蛊惑的意味。而佀明仍旧是笑,
  “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高琇瑜派过来做卧底的呢?”
  高鹏一下有些发愣,“您难道不知道现在连高琇瑾都被赶出雅夫了吗?”
  “你和高琇瑾是十几年的对手吧?现在她走了,不正是你的天下吗?”
  “你觉得高琇瑜会把天下给我吗?”高鹏冷笑,“我只是没有高琇瑾那么傻,把自己十几年的心血拱手让人罢了。”
  “哦?”佀明挑了挑眉,似笑非笑,手里的调羹在飘着红油的蕨菜汤里翻了几个个儿。
  “或者,您觉得我应该做什么才能给您足够的信任,相信我是真心想找您来合作的呢?”
  佀明没有接这个话茬,却又问起了另一个问题,
  “吕韬现在在做什么?他之前是你的人?”
  高鹏笑起来,隔着镜片也能看到他眼睛里的不怀好意,
  “他是一枚棋子,我想让他是谁的人,他就会是谁的人。”
  房间的纸门被拉开,一个穿着韩服的年轻女子端着一个瓷盅走了进来。佀明停止了对话,房间里便又重新归于了沉寂。
 
 
第一百零一章 坎坷
  这些时间以来,唯一能让满嘉有一些高兴的事,就是仲文静答应到雅夫来工作。尽管她对仲文静的能力并没有亲眼见识过,可是单凭当年她在金融圈的战绩,对付一个实业公司,应该是小菜一碟的。何况雅夫能够顺利上市,财务情况还是相对规范,只是暂时出现了问题而已。
  李荷风也有点意外,按照仲文静的- xing -格,她刻意想避开的圈子,是不会留一点点接触的可能。看起来仲文静对于满嘉这个人,还是认可的。她没有把可能会有交集的路堵死,也是个好的兆头。
  • 本站(御宅屋)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,与本站立场无关
  • Copyright©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