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余情可待[重生](GL) 作者:闵然(下)

字体:[ ]

向季侑言要了一个签名, 说:“我女儿很喜欢你,今天是她生日,我帮她庆祝到一半出来的,现在带个你的签名回去,也算是赔罪了。”
  季侑言一时有些哭笑不得,自然是没有二话地给他留了个签名, 还写了个生日快乐。
  陆放站在她的身后,眼里是欣赏和落寞。他看她低头签名,视线无意中落在了她的脚上。
 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后,季侑言想联系人走关系,争取给季长嵩更好的医疗资源。
  陆放阻止了她,告诉她:“言言,不用了,据我所知,这个张主任是我们市这方面最权威的人了,阿姨说抢救的时候,已经来了一个专家团队了,院长都出面过了。”
  季侑言错愕,下意识道:“是……我妈妈联系的吗?还是你……”
  陆放不敢抢功,坦白道:“好像是叔叔阿姨的邻居联系的。到时候,你记得好好谢谢人家。”
  倒真是远亲不如近邻,季侑言心生感慨。她点头记下了。
  回到监护室外,魏颐真和林悦已经买了东西回来了。大家吃过夜宵后,季侑言再一次谢过陆放的父母后,让他们一家人先回去休息,也让魏颐真先陪着母亲回去。她表示这里有她守着就好了。
  陆放一家人客气了几句回去了,钟清钰不肯走,想要留下来一起守着。她心里有许许多多的话想和季侑言说,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要从何说起。
  季侑言劝她:“妈你先回去休息吧,哪怕只睡一小会也行。爸爸醒了以后,肯定还有一段时间要留院查看,到时候妈你还要继续辛苦。这是持久战,所以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,不能跟着倒下。这里有我,一旦有什么消息,我会马上通知你的。”
  “先回去。”语气中带着一点不容置喙。
  她真的长大了,不是他们从前以为可以一直护在翅膀下的孩子了。季侑言眉目间,已经完全退去了二十来岁时的青涩,待人接物时的从容有度,让钟清钰不自觉地生出信服和依赖感。
  钟清钰妥协:“那我先回去,明早五点过来和你换班。”
  季侑言柔了声音道:“晚一点也没关系的。”她看魏颐真一眼道:“要麻烦魏姐你多跑一趟了,魏姐你在附近找个酒店休息吧,然后安置下来后,派司机回来接悦悦吧。”
  “季姐,不用了,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了。你一个人我和魏姐也不放心。”林悦真心道。
  “如果……如果不介意的话,家里有干净的客房,魏小姐和……”意外的,钟清钰开口了。
  林悦主动道:“阿姨,我叫林悦。”
  “和林小姐,可以先在客房休息。”
  季侑言有些惊喜钟清钰主动的态度,她用眼神询问魏颐真。
  魏颐真沉吟道:“这样吧,那我和悦悦就叨唠阿姨一晚上了。我现在陪阿姨回去,就先在客房歇下了,三点我过来和悦悦换班,悦悦回去睡,换我陪你。侑言你觉得可以吗?”
  季侑言和林悦都点头同意了。
  最后离开前,钟清钰小心翼翼地问季侑言:“你……明天早餐想吃些什么?”
  季侑言受宠若惊,笑中带泪道:“都可以,妈你煮什么我都爱吃。”
  钟清钰哽了哽喉咙,看着季侑言,眼神有些复杂,但季侑言看见了久违的慈爱和温情。
  钟清钰走后,走廊上就只剩下季侑言和林悦了,两人都有些精神不济,靠着墙闭目养神。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远远地传来了皮鞋踢踏的声音,渐行渐近,季侑言警觉地睁开眼看向来人。
  竟然是陆放去而复返了。
  他手中提着三个纸袋子,在季侑言惊讶的眼神中,走到椅子旁站定。他取出了两条毛毯,一条递给林悦,一条递给季侑言道:“夜里有点冷,我怕你们守在这里着凉了。”
  接着,他蹲下了身子,从另外的袋子里,取出了一个鞋盒打开。是一双崭新的运动鞋。
  他一边穿着鞋带,一边解释道:“我刚看到你脚后跟被磨破了,高跟鞋穿着四处奔波还是不舒服吧。鞋子是新的,照着你以前的尺码买的。”说完,他抬头眨了一下眼,像是玩笑道:“你好像是长高了,也不知道脚有没有跟着长。”
  季侑言看着他一如当年的温润模样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是感动,也是内疚,还有沉重的负担感。
  她想问他,现在这么晚了,哪里还有地方现买这么一双鞋子。但又觉得,也许答案是她更不想知道的。
  “太麻烦你了,谢谢你。”季侑言开口道。
  她的尴尬无措,陆放看在眼里。他穿好了鞋带,松了鞋子的开口,摆向季侑言,站起身笑说:“客气什么?你试试吧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  他故作坚强的模样,和多年前那个强忍悲伤祝福她的青年身影重叠在了一起,季侑言鼻子有些酸。
  “陆放。”季侑言叫住了他。
  陆放回过头看她。
  “对不起。”对不起她当年的犹豫给了他不该有的希望,对不起,一起长大的那些年里,他给过的照顾和爱护。
  陆放眼眸黯了黯,随即若无其事地扯了嘴角。他伸手,虚虚地拍了两下季侑言的头,洒脱道:“对不起什么呀?你以前不是说,你把我当亲哥哥看的吗?和亲哥哥这么生疏做什么?”喜欢是他的一厢情愿,不喜欢是季侑言的权利,又有什么对不起可说的。
  季侑言似乎要从他的神色中分辨真伪,他从容相对,而后挥手道:“好了,我真走了,明天还要上班。”他愿意留下来陪季侑言守夜,但他知道,季侑言不需要。
  季侑言看着陆放离开的身影,再看看监护室里的季长嵩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最好是真的,过去的都可以过去,一切都能够重新开始。
  林悦帮季侑言把毛毯盖好,关心季侑言道:“季姐,你睡一会吧,我帮你看着。”
  季侑言摇头道:“不用了,你睡吧,今天跟着我也累了一天了。”
  林悦见说服不了季侑言,只好打开了自己的毛毯,一边盖一边试探- xing -问道:“季姐,这……好像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你家里人呀?”今天的所见所闻,实在让她心里攒了太多的好奇。
  季侑言阖眸淡淡道:“嗯,我好多年没有回来过了。”
  林悦错愕,但她看季侑言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,不敢再问了。
  季侑言闭着眼睛,身体很累,思绪却很活跃。从接到父亲消息的那一刻起,她就一直在审视过往,反省自己。
  重活一世,年过而立,她试着用更客观更成熟的角度去看待那些年里她和父母的矛盾争执。她开始能看到自己的不足。
  如今想来,她责备父母不够理解自己,其实自己又何尝体谅过父母。人年龄越长,便越难接受新事物新观念,越容易因循守旧。好像她做的每一个决定,都没有给够父母缓冲接受的时间,便理所当然地要求父母能够理解,更没有足够的耐心,去一点点打动父母。不论如何,父母前二十年确实不曾亏待过她,为人子女,像她这样,对父母不闻不问多年,确实是她做的不够。
  他们一家人其实多么相像,每一个人,都骄傲到近乎自我和固执。
  上一世,她和景琇走到那般田地,家庭教育对她- xing -格的影响,不能够说是不深。想到景琇,季侑言想起了几个小时前在兰城休息室里,景琇的温柔,还有……自己对景琇的粗暴?
  季侑言突然坐立难安。她想和景琇道歉,报一声平安,可拿出手机发现已经凌晨两点多了。太晚了,阿琇怕是睡了。怕吵醒景琇,季侑言又收回了手机。
  她不知道,兰城酒店里,景琇挂心着她的事,怀着期待又不抱期待地等着她的消息,一夜未眠。
  最后,天明了,她从蒋淳那里得到了她的消息。
  是一张接一张,医院里,季侑言和一个挺拔男人的暧昧照片。男人疑似给季侑言穿鞋,男人给季侑言盖毛毯、男人轻揉季侑言头发,还有季侑言“依依不舍”目送男人离开……
  蒋淳在对话框里,删删减减,欲言又止。是景琇叮嘱她帮忙把关媒体那边关于季侑言消息的。她怕魏颐真忙不过来难免有所疏漏。
  蒋淳以为只会是季侑言和景琇的暧昧照,没想到她最后帮忙拦下来的居然是这种照片。
  景琇深深地看着照片上季侑言的模糊身影,轻咬下唇。她平静地回复蒋淳:“都先拦下来,发给魏颐真。”
  蒋淳心里是“……”,输入框里,还是理智地答应了景琇:“好。”她有自知之明的。当事人都这么风平浪静,她又有什么好掀风浪的。
  景琇退出了和蒋淳聊天的窗口,看着季侑言依旧没有动静的对话框,神色黯了下去。
  第二日下午,医生说季长嵩生命体征平稳了下来,就看什么时候能醒了。魏颐真联系关系,帮她们要了一间单独的家属休息室,以便这段时间钟清钰和季侑言照顾季长嵩。
  魏颐真看季长嵩稳定了些,才和季侑言沟通工作上的事。她告诉季侑言,工作上近期的除了一个代言活动和一个杂志内页拍摄推迟不了,其他的都基本协商好了。《全民大制作》那边也沟通过了,节目组说找到了救场的人,可以给季侑言放行。
  季侑言刚刚宽心了一点,魏颐真又为难道:“有件事,我本来已经处理好了,但是我觉得还是需要和你说一声。”
  “魏姐你说。”
  “昨天陆先生来给你送毯子,被媒体拍到了。”
  季侑言眉头发紧,“是我疏忽了。魏姐,我不希望把陆放,还有我爸妈他们,这些我的私人生活都暴露在媒体的镜头下。”
  魏颐真点头道:“我知道,昨天太匆忙了,所以这方面我们没有做好。但你放心,现在我都处理好了。只不过……”
  “嗯?”
  “只不过那些暧昧的照片,是蒋淳拦下来通知我的。所以,这些照片,景琇可能也看到了。”
  季侑言顿时变了脸色。她怕景琇误会,连忙和魏颐真道:“魏姐,我先打个电话。”
  魏颐真识趣地先退出了房间,给季侑言私人空间。
  季侑言想打景琇电话,这才想起来,像她没有母亲电话一样,她也没有景琇电话!她只能选择用微信给景琇发出通话请求。
  景琇正好刚下飞机,在前往陵州她们住的酒店路上。
  通话一接通,季侑言熟悉的嗓音传来:“阿琇,你回陵州了吗?”
  “嗯,刚到。”景琇态度很平静。
  “昨晚太晚了,我怕打扰你,所以就没有和你报平安了。”季侑言诚恳道,“我爸爸现在基本稳定下来了,只是还没有醒。”
  • 本站(御宅屋)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,与本站立场无关
  • Copyright©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