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穿成阿修罗妹砸(穿书) 作者:长鱼即墨(下)

字体:[ ]

了血,很多血……
  水蓝鲤喜欢这种感觉。
  她们约定,下个月的这一日,仍在这里见面。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我是鲛人族公主水蓝鲤。”
  “……修越歌。”
  “哦,小越歌啊”
  “修,我以修为姓!不是小——”
  “嗯,小越歌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小越歌,下一月的这一日,不见不散。”
  “好,多谢。”
  ——————
  水蓝鲤叹了口气。
  “你说你,那个时候多可爱。”
  越歌和祝余对视一眼,她深吸口气,问:“后来呢?”
  水蓝鲤说:“后来,就是每月一会咯。我一直在寻找方法,可是年时光,竟都未曾寻到。再然后……好不容易有了些眉目,你又不来了。”
  越歌蹙眉。
  不来了……
  年……
  有一个念头,令她遍体生寒。
  这之后,那个听起来很像是自己本人的意识——是否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呢?
 
 
第67章 回忆
  越歌心千般思量, 面上不露分毫。
  祝余却微微靠近, 握紧她的。
  颈上的霜生钺亦是散发出丝丝凉意, 发挥清心凝神的效用, 令越歌慢慢镇定下来……
  “敢问, 你查到的是何眉目?”沉吟片刻后,她问。
  水蓝鲤道:“你自己看罢。”
  说着,就抬将一个卷轴丢给越歌。
  这卷轴看着陈旧, 倒是记载了一桩奇事。
  此事具体年月已不可考,只是含含糊糊地写道:
  “菱海一鲛女,自幼- xing -情怪异,多有混乱之言。
  家长忧心, 遂寻族大长老查探。
  长老却言,鲛女一体二魂, 本不足奇,然其一魂天生邪异, 竟与欲妖等同。
  长老要除那邪魂,全力施展段,竟无功而返。”
  至此, 戛然而止。
  越歌指尖一顿。
  其提及的欲妖为何物?
  大长老是放弃了此事么?
  鲛女之后命运又是如何?
  这段记载无头无尾,又诡谲离奇……然而与水蓝鲤口修越歌的际遇何其相似。
  越歌思忖半晌, 谨慎地问:“我的情况, 大约不是裂魂症?”
  水蓝鲤叹了口气:“若真是裂魂症那般简单的心病,我还用得着一个线索找年?说起来,我虽不喜这些个虚无缥缈的把戏, 却也是王族鲛女——你魂魄上的违和之处,我自然有所察觉。”
  ……这倒也是。
  祝余都能在人族一个学院的藏书阁里翻出裂魂症的解释来,没道理水蓝鲤不知晓。
  水蓝鲤想了想,又道:“菱海这种叫法,是远古时常用的。而所谓欲妖,我也不知是什么东西——当然,不好对付就是了。”
  越歌沉默地点头,心思索。
  良久,她沉声道:“你有什么法子?”
  水蓝鲤故作惊讶,就眨眼睛:“你觉得我有办法?”
  越歌:“……”
  废话。
  你满脸都写着快来问我好吧!
  水蓝鲤就双交叠,托着下颌,直白道:“别的不说,我倒觉得此事不必过于担忧。”
  “你既然已忘记这些,那邪魂也没再冒出来,就说明她早就不足为虑了。一体双魂活不了多久,如今活下来的是你,就证明她是败者——可惜呐,我都未曾与她见过面呢。”
  她顿了顿,又说:“若你着实想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试着恢复记忆呗?”
  确实,只有获得那段记忆,才能从推知最真实的事件本身。
  可她还是有些迟疑。
  水蓝鲤不以为意:“你的情况很简单,无非就是魂魄不稳,只要加固身魂一体就是了。左右固魂也是百利而无一害……”
  越歌一噎:“哦。”
  怎么又是魂魄不稳!
  之前花仙王这么说,她只当是自己穿越的后遗症,如今再一想,也许不单单是这个缘故。
  祝余在一旁,倏的开口道:“固魂之物,越歌曾用过不少,应当早已无碍才是。”
  水蓝鲤就翻白眼:“所以说,你们对魂灵的了解就是少得可怜。固魂和固魂也是不一样的,有些是为了将灵魂困在躯体之,有些则是为了加强魂魄之力——你怎么知道你用的是哪种?”
  祝余眸光一凛。
  水蓝鲤可不怕她,只往水墨染那头一缩,假模假样地说:“做什么瞪我?墨染,你看她。”
  越歌头疼,直截了当地问:“说吧,怎么做?”
  水蓝鲤道:“好办,鲛人皇族之泪化为珠,就是极好的固魂之物。所以,咱们来打一架,你把我打疼了我就哭出来,两全其美!如何?”
  越歌:“呵呵。”
  指望水蓝鲤哭?她可没有那个自信。
  水蓝鲤见越歌没上当,又感觉到自家护卫姐姐在背后试图用目光定住她……
  只好改口:“行啦,我说笑的。皇族泪珠还不好找,我母皇一年到头能哭好几次,这儿存货可多了。”
  越歌:“……”
  她顿了顿,斟酌道:“你有什么条件?”
  水蓝鲤轻笑一声。
  “怎么说也是从小到大的交情了,我可没那么不厚道,白给你,开不开心”
  鲛皇珠哪怕是对鲛人本身而言,都无比珍贵。别说什么一哭就有,即便是鲛人女皇本身,流出的多数泪珠也就是内含灵力的普通珠子罢了,能真正被称为皇珠的,百无一。
  越歌下意识地想,会不会……水蓝鲤还有什么算计。
  但她眼一片平静通透,似是完全没有额外的心思。
  良久,越歌真心实意地说:“多谢。”
  水蓝鲤摆摆:“谢什么?我最后也没能帮你解决问题,就当是揍你那些年的补偿好啦。”
  现在想想,以当时自己一开打就不要命的状态,越歌能熬下来也是运道好……她又如何能心安理得地当做此事没有发生过?
  就这样定下了。
  水蓝鲤取出一颗微微泛蓝的透明珠子来,交给越歌。
  “鲛皇珠灵力平和,直接吞服即可。”水蓝鲤顿了顿,又补上一句:“吸收的过程,大约你是无法保持清醒的。”
  越歌做好了准备。
  她轻声说:“阿祝,拜托了。”
  祝余微微点头,眼闪过担忧,就沉默的坐在越歌身后,为她护法。
  水蓝鲤打:“哟,瞧这感情好的。忽然想起,我还没恭贺你们新婚快乐……要贺礼么?”
  越歌冷漠脸:“不必,心意到就好。”
  水蓝鲤恍然大悟:“那么,我祝两位万年好合、永结同心、心心相印,灵犀互通,早生贵女——啊不好意思。”
  说完,像是想到什么有意思的画面一样,暧昧一笑。
  越歌:“……”
  她果然还是对人鱼没好感!
  鲛皇珠的确平和。
  吸收它的过程半点不难受,如同将灵魂浸在凉丝丝的云雾之一般,很是舒适。
  渐渐的,她的意识模糊起来……
  祝余接住越歌向后倒的身体,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她能倚靠得更舒服些。
  水蓝鲤托着下巴:“奇怪,她的状态比我预想要好,一颗鲛皇珠就足以应付了。”
  “小越歌是不是另有奇遇呀?”
  祝余平静地垂眸,并不说话。
  水蓝鲤觉得没,又转身,跟水墨染小声说着什么。
  祝余静静地看着越歌沉睡的侧脸。
  在她过去的记忆里,自己是何等模样?
  不过……当时她那么小,大概早已不记得还有这么个阿修罗女了罢。
  ——————
  越歌睁开眼。
  眼映入半透明的晶状宫墙……这配置,一看就是阿修罗王殿了。
  此处大约是内殿,只是并不像她印象那般凌乱,各种珍奇之物摆放的井井有条,干净整洁。
  越歌正躺在一个女子怀,被修罗绫裹得紧紧的。她沉默地张嘴——
  “咿呀咿呀。”
  越歌:“……”
  婴儿语嘛,她懂。
  越歌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。
  这种视角很奇怪,既像是她就在这个婴儿的身体里,可以感受到欢快的情绪。同时,又像是从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,波澜不惊。
  看来这就是她的记忆了……
  女子却惊喜道:“致煌,阿越叫你呢!”
  就见一颗青色大头靠过来,,粗放大笑:“好,阿越就是聪明,还知道找爹爹!”
  越歌再次:“……”
  怎么听出来的啊喂!
  两位真的是婴儿语十级啊!
  只是一转眼,画面就变了。
  越歌茫然地漂浮在海水,而那位大概就是她母亲的女子板着脸,训斥:“阿越怎么能到处胡闹?莫要调皮,爹爹修炼时,千万不能前去打扰!”
  小越歌:“呜哇——”
  女子立刻破功,抱着她哄:“娘亲错了,娘亲不该凶阿越,不哭啊乖!”
  越歌却能感到一种委屈。
  不是她做的。
  阿越可乖了,娘亲不让阿越做的事儿,阿越从来不做!
  阿越什么都不知道……
  小越歌的童年,强行拼凑在一起的碎片,根本不完整。
  • 本站(御宅屋)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,与本站立场无关
  • Copyright©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
点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