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

家有年兽(星际)+番外 作者:假魚(上)

字体:[ ]

  《家有年兽(星际)》作者:假鱼
 
  文案:大年三十,年兽闹村,不料在法阵中被一纸契送到遥远的星球。
  星际赤泽星来了一位活了上万年的年兽,因为某种原因变成了一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软萌毛团子。就在吃瓜众感叹星际将军居然签了最普通的灵兽时,软萌的毛团子一脚踢烂了机甲,一拳打爆了虫族脑,一屁股坐废了宇宙星船。
  被疯狂针对的虫族:我们做错了什么!
  吃瓜的不明围观群众:卧、卧槽!我们错过了什么!
  表面乖巧,内心得意的年岁:嗷呜~
  池君易一脸冷淡低头,看着怀中娇软的少女:“抱歉,我不喜欢年龄比我小的。”
  之后……她被自己打了脸,在主星球的某地,池君易一把按住年岁。看着那双墨色的眸,声音低沉柔缓:“刷我的卡吧,我养你。”
  吃文前请看:1.互攻。
  2.作者逻辑废还玻璃心,弃文不用跟我说~彼此再见,下本做对方的小天使。
  三次现充,业余写文~努力日更
  3.甜文!甜文!甜死你!
 
  内容标签: 星际 甜文 成长 萌宠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年岁 ┃ 配角:池君易 ┃ 其它:
 
  作品简评:作为世界上的最后一只年兽,年岁被世界法则排斥即将失去所有的生命痕迹。养育年岁长大的母神为了保护年岁,把她送到了未来的星际联盟。机缘巧合之下,年岁与星际将军池君易签订了精神契约,在契约的影响下,两个人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复杂。外表冰冷内心柔软的池君易最终在年岁的帮助下,开始正视自己内心深处的一些事情。本文用轻松幽默的手法把中国传说中的年兽与未来星际世界相结合,情节有趣,人物生动形象,作者文笔流畅,用层层相叠的伏笔推动细腻的剧情,是部值得一看的佳作。
 
 
第1章 第一只年兽
  听过年的故事吗?
  一凶兽名年,深居于海,每当除夕便爬上岸,夺食取命。后禹王治理,锣鼓整天、鞭炮雷鸣、笑声不断,除之。
  ……这些都是骗人的!
  堂堂年兽才没被除。
  作为年兽,年岁决定去村里大吃一顿破一破这乱七八糟的传言。
  大年三十,团圆之夜,各家各户的人们齐聚一堂。
  是个适合年兽出门的好日子!
  天色摇坠欲晚,月色当空。树影摇曳,湖面微微起了波澜。
  随着一群鸟儿的急冲冲地飞出- yin -翠的森林,一只巨大的凶兽踏虚月而来,尖牙利嘴,赤色毛发翻滚,龙犄虎尾,锋利的爪牙反着亮光,看起来刚强有力。凶兽落林,一阵红光闪过,容貌俏丽衣着精致的小女孩穿着繁琐的长袍,身上的饰品在夜光下熠熠生辉。
  小姑娘歪了歪脑袋,看着眼前的村庄,嘴里深吸一口气,憋着好半天,站在村口拍了拍自己的肚子,“啊呜喂!!出来啊你们!!我饿了!!我要吃东西!!!”
  那声音软糯可爱,但却是嘹亮无比的直冲云霄,仿佛要把这漆黑的夜空掀个过。
  这声喊叫声在村民的耳朵里就不是这么好听了,幽闷而凶厉,未见影先听声就让人感到胆战心惊。
  村里的住民们发出哀嚎,祥和的气氛毁于一旦,各家各户都变得愁云淡雾。胆大精壮的小伙子和俊俏的姑娘们咬着牙出了门,一手拎红鞭,一手点燃火把,噼里啪啦的在距离她老远的地方放起来。响声长久不散,稍远的人们都被惊动了,又是一阵噼里啪啦。
  还有人拿起手里红色的对联,嘴巴里念叨着“禹王保佑禹王保佑”一边把手里的白色浆糊铺在门框上,手里的对联啪啪啪的往上贴。
  做完这些事情,他们又一脸期待的看着年岁,似乎是希望她可以给点反应——比如落荒而逃。
  呸!
  有用吗!
  作为凶兽——年,年岁才不怕这些垃圾东西。她生为太古年兽,自盘古开天辟地一来就存在于世,身上都是赤红一片,连衣服都是红的,会怕这弱不禁风的一阵烟儿?
  若非不是禹王扮成老头子的样子过来,给这里的家伙们明着支招暗里撑场子,她早把这人类的鸡鸭鱼肉全吃光!
  这些辣鸡的人类!以为找了禹王那老家伙就可以让她年大王不能闹腾了吗?还放鞭炮!
  年岁一手风扇过去,那噼里啪啦放个不停的鞭炮就瞬间熄灭。让你放!年岁开心的笑了起来,嘴巴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  留下瑟瑟发抖的一群人类,大眼瞪着小眼看着她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虽然年岁看自己是姑娘的模样,但是在凡夫俗子的村民面前她就是一个流着口水,身高八丈,不该存在于世间的凶兽。如此这般一伸手,一群村民都要被她吓尿了。
  “吃!我要吃的!”
  可爱的娃娃音从八丈的凶兽口腔里传来,口水顺着尖利的牙滴下来。深感丢脸,年岁急忙吸嘴巴,还是控制不住的落下来,把离她最近的那个人打趴在地。
  一想都觉得恐怖好吗!口水都能把人淹没了!这怪物还要吃东西,他们村一百二十来号人,一起过来都不够它塞牙缝的吧!
  村民们瑟瑟发抖。
 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,想到那白发老人给自己说的话,村长颤抖的手,指了指自己的嘴巴,小眼睛示意着周围的村民都跟着他一起学。
  行!我看行!
  大家伙站成一排,男女老少都有,他们气沉丹田,就连三岁的娃娃也目露坚定。
  年岁歪了歪头,不明所以。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  “哈哈哈哈哈!”
  他们指着年岁大笑起来,声音一层比一层高,笑声一次比一次夸张。仿佛眼前的年岁不是一个凶兽,而是一个好笑的物件一样。年岁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。
  年岁:……?
  你们这是试图用笑声杀死我?
  看着毫无反应的年岁,他们渐渐不笑了。轻松愉悦的表情逐渐被恐惧所代替,被凶兽支配的恐惧涌上心头,冷汗浸- shi -了后背,他们脸慌张的瞅着村长。村长也面露悲伤的表情,禹王大人说的方法怎么说不管用就不管用了呢?难道这方法还带保质期?时间一到就不能用了得换新的?
  明明上次这凶兽来的时候,他们大笑还有用的啊!
  哭声代替了笑声,又是一层一层的涌上来。
  这次是真怕了……
  年岁舔舔嘴巴,想到数年前天上的人给她的那只大肥鹅,又是一阵的心痒难耐。听着这烦心的哭声,脚下使劲一跺脚,四周的灰尘扬起,风尘隐约模糊的遮住了凶兽的粗壮的身体。
  村民们满脸慌张,发、发威了!凶兽发威了!
  “肉!!我要吃鹅肉!”年岁再次咆哮。
  这他妈凶兽跟个复读机似的!
  眼看着鞭炮红对联,村里的人急忙点头,只想着赶紧把它送走保平安得了!
  村里又是一阵闹腾,呜呜泱泱的一片涌向自己的家,手里端着家中为数不多的美食,忙碌摆放在凶兽面前。只求今晚过后这凶兽可以别再来,放他们一条生路。
  年岁哼哼一笑,心里更是得意了。她捞起巨大的爪子,好不容易捏起了指甲盖大小的鹅肉,正准备喂到嘴里享受这得之不易的美食。在她的身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法阵,从前端到后端,涌现了密密麻麻的符咒纸。她一动,就被立刻牢牢的定在原地不动。
  村长兴奋的指着年岁,苍老的面孔里包含泪水,一脸的激动:“兄弟姐们,你们快来看啊!我们的笑还是有用的!”就是反应慢了点!
  “来!让我们一起笑起来!”
  村里的人看着满地的美食,想到自己家为数不多的食物,这会儿对年岁的愤怒和想让她走的**超出了恐惧。齐齐的站在年岁面前,双手叉腰,气沉丹田,发出一阵阵更大、更响亮的笑声。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  眼看着自己被禁锢的越来越紧,年岁忙不迭的把手里的那口小肉肉急忙喂在嘴里,铜大的眼睛瞪着眼前这群无礼的人类,被这笑容气的牙痒痒。
  天地开辟以来!她活了上万年!一直都是被法则呵护的那个兽,才不会就这样被封印呢,天上的家伙们也不行!
  年岁正想着,整个兽就被一阵奇怪的引力拉往了地下去。她的爪子使劲扒着地面,拖出老长的爪印,嘴巴里哀怨的嚎叫一声。
  我的!肉!
  凶兽在眼前消失,村里的人都是一副大梦未醒的样子。只有眼前的圆形法阵在提醒着他们,刚刚的事情确实存在。
  村长激动的抹了抹眼泪,和周围的人们一起,把食物分好,回到了家。
  ……
  另一边,剧烈下降后的年岁身体一片虚脱,无力和被压制的难受让她忍不住想吃肉,刚张开口,嘴巴里就发出了“呜呜嗷嗷”的声音。她猛的睁开眼睛,和一双含有冷意的蓝目对视。她虚弱的歪了歪头,那人抿了抿嘴巴,急忙别过头去,一副厌恶至极的样子。
  “呜呜嗷呜呜!”
  吃了你!敢嫌弃年大王!
  年岁恼怒极了,伸出爪子就要去拍她的头。
  那爪子不同于凶兽的锋利,软软趴趴的一小个,连指甲都没有,下面的爪垫软乎乎的拍在那人的肩上,勾了一丝金色的发下来。
  年岁眼尖的看到她吞了吞口水。
  怎么滴!想吃我是吧?
  “会议到此结束,散会。”那人声音清冷,周身带着冰冷的气息,蓝色的双目在此刻显的犹如冬日贯雪,凌冽而冷漠。
  她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做了个手势,在场的所有人都齐齐站起来,齐刷刷的对着她行了个军礼。
  待人全部走掉,她便扭过来和年岁红色水润眼睛对视,年岁眼睁睁的看着她冷峻的脸庞上慢慢染上了红色的飞霞。
  不太懂人类情节的年岁歪了歪头,那人就立马红了耳朵,匆匆脱下手套。
  白皙修长的手指带着温凉的温度,慢慢的从年岁的头上摸下去。力度有些重,年岁不满又警惕的嗷呜一声,蹄子烦躁的蹬了蹬地面,警惕的看着眼前浑身气势非凡的女人,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出手好,还是先观察着。
  她抿了抿嘴巴,感觉到小兽的不满,手上的力度慢慢的放轻了下来。
  年岁……立马缴械投降,变成了仰着头眯着眼睛任由虎摸的样子。
  “我……有灵兽了。”
  女人勾了勾僵硬的嘴角,一点小小的弧度出现在一贯冷淡的面孔上。随后又抑制的嘴角向下,冷静又认真的望着眼前的年岁。
  • 本站(御宅屋)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,与本站立场无关
  • Copyright©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
点击: